「貧賤夫妻百事哀」

雖說文人多大話,但有些深情的話語,無論事實真偽,還是代代相傳,進入我們的日常話語裡。以下是元稹《遣悲懷。其二》:

昔日戲言身後事,今朝都到眼前來。 衣裳已施行看盡,針線猶存未忍開。 尚想舊情憐婢僕,也曾因夢送錢財。 誠知此恨人人有,貧賤夫妻百事哀。

「貧賤夫妻百事哀」自然很真實,而豪門望族因財失義也是常常有的。因此,家慈常勸勉我說「有瓦遮頭,不用捱饑受凍」就好了,大柢要我知足常樂(註)。不知各位又怎樣想呢?

註:家慈經歷過「大躍進」後的大饑荒,因此,對現在的生活已很滿足。


相伴一輩子

某天,我與好友飯聚,席間無所不談,頗暢快。談到婚姻,她似有感慨,幽幽地說出結婚多年,與伴侶心靈距離越來越遠,大概只剩下少許愛情而已。我心直口快,說要恭喜她,因為那些少的愛情已夠她倆相伴一輩子了。說這話的時候,我沒有安慰她的意圖,只是想起張愛玲《傾城之戀》一個小段落。

是這樣的,《傾城之戀》的設定是日軍佔領香港前的昇平歲月,男女主角正忙於心理角力,沒法開始真正的戀愛,而恰巧日軍來襲,局勢大變,男女主角惟有收拾心神保命,同時他們也願意放下心防,直接面對自己的感覺。最後,男女主角締結良緣,彷彿香港淪陷成就了他們的婚姻,故名《傾城之戀》。小說裡有這樣的一段:

「他們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。僅僅是一剎那的徹底的諒解,然而這一剎那夠他們在一起和諧地活個十年八年。」

我想,如果「一剎那的徹底的諒解」已經可以令人們活在一起十年八年,那麼少許的愛情大概也夠相伴一輩子了吧。我是真心相信的。


大冒險

婚姻是一場大冒險。事前,我們往往過於樂觀,低估了當中的困難。然而,正正因為切身困難與考驗,逼迫我們做出毫無虛飾的抉擇,令我們更清楚自己是甚麼人。


凡事總有因由

承近日「佛系」興起,我想起多年前某台某劇的金句–「可憐之人,必有可恨之處」。這金句如準確理解,確實符合佛理。以我理解,佛教講「沒有無因之果」,亦講「沒有無果之因」,前者是說當前的現象境況(即「果」),實乃從前(包括「沒得拗」的之前世前前世)種種作為所造之因,配合當前助緣而成;後者則是說所作不失,只要因緣和合,惡果善果自然出現,「若然未報,時辰未到」而已(按:向梁某揮手)。綜合來說,就是「欲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,欲知後世果,今生作者是」之義。

由此,一個現況可憐之人,承受著當世的惡果大概是從前做了「可恨」的業了。這裡必須說明,「可恨」是順著世間的方便之說,實質佛教徒不應有「恨」。說到這裡,不妨說一個故事。話說某次下課後,乘車到灣仔的新x記吃宵夜(按: 為了方便乘978回家),在旁的一桌男子組談起婚姻,當中一位滿頭白髮、垂頭喪氣的中年人首先這樣說:

「世上沒有比為了錯誤原因而結婚更慘的事了。唉。」

另一位油頭粉臉、外表像個經紀的朋友煞有介事、語帶挑釁地說:

「才不是呢。照我說,為了錯誤原因,跟錯誤的人過人世才是更慘的事呢。」

此時男子組各人連連點頭稱是。不過,開首談婚姻那位男子好像心有不甘,回了話:

「你說得對,但更慘的是這對錯誤男女正等待著他們將要出生的孩子呢。」

此時眾人面面相覷,氣氛頗為怪異,有點像古人「盲人騎瞎馬,夜半臨深池」那個故事一樣。沉默了一會,倒是「經紀男」比較世故,把話題轉到世界盃去。

我這「塘邊鶴」當時就想起「可憐之人,必有可恨之處」這句話,不過,這話也未免太直接了,如果換一個表達方式可能更好,比方說「凡事總有因由 Everything happens for some reasons.」。不知諸位是否贊成呢?


新結婚戒指

某天,我那隻結婚戒指代替品無故爛了,某人便說是時候去選購一對了。

在選購過程中,發現對戒的價錢比我們兩三年前漲了不少,另發現有鑽石比沒鑽石的反而便宜,這個我們其實到現在也沒弄懂為何有鑽石的會較便宜。在沒太多款式選擇下選了這對,而我們還是鍾情款式較簡約一點的。

店家說我們的戒指各內藏一粒藍寶石─象徵著忠誠、堅貞、慈愛和誠實,能保守我們的婚姻。這說法是我們第一次聽到,是真是假也沒有深究,畢竟維繫婚姻是靠我們二人共同努力的。

當然,我也不想再買結婚戒指了,之前那對才戴了不夠三年,真肉赤。

Loss of My Ring

跟某人一起到英國補度蜜月之旅,某日在酒店想除下手錶及戒指之際,赫然發現戒指不翼而飛。想爆頭都不知在哪丟了,除下忘了戴上,還是戴著時鬆脫掉? 到現在還是一個謎。


今天在Alnwick Castle看見這戒指,想起我兒時曾經擁有過這種會變色的戒指,而且貓頭鷹也頗可愛,就暫時當結婚戒指戴上,以緩解我不見戒指的不快心情。

我們的11

雖然食物未算如意,但無損拍拖九週年的心情

相比起3,我跟某人好像比較重視11,不過我們的重視不是要交換禮物,也不是要豪食一餐,好多時候只是互說一句11快樂,已很滿足。

「因」、「緣」

常言道:「無仇不成父子,無怨不成夫婦」此中自有點道理,我對此也有深刻體會。父子關係姑且按下不表,而現實中並不是每對夫妻都可以白頭偕老,這點理至易明,實在不必訝異。我們讀過點佛學的,常把「世事因緣和合」掛在嘴邊,無非肯定世上任何現象(包括婚姻關係)會因組成的「因」和「緣」的聚散而出現、消失。話雖如此,世上云云眾多怨侶經歷種種聚散,又有幾多人夠平常面對呢?還是奉勸一句,盡人事吧。


舊物(二)

最近,媽將搬離舊居,我也得整理封存已久的東西。那些東西,主要是大學畢業後帶回家的。我以「斷捨離」大法將大部分東西掉棄或送出,當中有些朋友、同學送的卡呀親筆信呀,我還是重看了一次,頗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除了一封信外(我只是受眾之一,打算物歸原主),我都親手撕毀,沒有保留。是的,我雖然念舊,但認為感情不一定需要寄託在物件上,更何況寫信寫卡的人可能已經忘記了寫過甚麼,因此,我只需記得甚至忘記也好,就隨緣吧。